大奶妈珍娘19完


时间:2021/3/12 1:04:18

 (一)

民国时期的卢家是一个大家族,在山东也颇有影响力,卢家从卢老太爷涉足

染布行业开始发家,短短十几年,创下了很大的家业,布行就有几十家,卢家布

铺满了整个山东,我家从父亲一辈起就在卢家做下人,很早就过世了,,卢家对

待跟随自已的下人还是不错的,我在从小卢家长大,至少是不愁吃不愁穿的。也

算是卢家世袭的下人吧,而我在卢家做奶妈,作爲下人,我的命运已经和卢家牢

牢地绑在一起,象我们这些下人,除了会服待卢家的主子外,也不会幹別的。

我叫王玉珍,十二岁开始,就在卢老爷身边做丫头,服待卢老爷。卢老爷是

老太爷的继承人,也是现任家主,管着卢家的所有産业,十六岁时候,喝醉了的

卢老爷闯进了我的房间,粗暴地奸污了我,这晚,我沒有反抗,被能做我父亲的

卢老爷占了我的处子之身,其实我心裏对卢老爷是不恨的,甚至还有些期待,这

也是作爲下人的宿命吧,我知道作爲下人迟早会有这样一天的,我不祈求能做他

的夫人,能做卢老爷的姨太太我也心满意足了。

但是卢老爷很快把我的姨太太梦打碎了,虽然卢老爷后来又要了我几次,但

他却一直沒有纳我爲妾的意思,直到他纳了几房姨太太后,对我就沒有多大兴趣

了,于是我被调到了厨房,18岁那年,我被许配给了40多岁的老何头,老何

头在卢家也有几十年了,一直对卢家忠心耿耿,作爲奖励,把我许配给了他,一

年后我生了一个女儿,不用说,也是做丫头的命,生了女儿后有了奶水,我又被

老爷指派去做几个少爷的奶妈,卢老爷也吃过我几次奶,后来我断了奶水后,我

又重新回到厨房。

在卢老爷一次遇险中,老何头爲了救老爷受了重伤了,失去了男人的能力,

卢老爷对他既是感激,又是内疚,把他升了做一个小管事,在外打理卢家的生意,

卢家大大小小的管事很多,可谁也不敢对他怎麽样,毕竟他是卢府的老人,更重

要的是,他救过老爷的命,在卢府裏,还是有点分量的,他恪记着做下人的本份,

什麽该管,什麽不该管,主子奴才,分得很清楚。

而我,一直在厨房幹了十多年,后来也做到了厨房管事,他们现在不叫喊奶

妈了,都叫我珍娘,这年,我三十五岁。

「少爷,你吃慢点,別噎着了」,我面前坐着的十五岁少年是卢老爷的独生

子,叫卢家骏,排行最末,上面还有几个姐姐,卢老爷就得一个这样儿子,生得

聪明伶莉,眉清目秀,自小就极得老爷宠爱,他从小是我奶大的,他母亲早去了,

他把我当成他的母亲,叫我珍娘。

我每晚都往少爷房裏送糕点,少爷夜晚读书比较累,容易肚子饿,一般都要

吃点东西的。

少爷喝了一口水,把口裏的糕点吞了下去,伸手拍了拍身边的椅子笑着对我

说:「珍娘,別站着了,你也坐。」

我拿出手巾在少爷嘴上抹了抹,笑着说道:「哎哟,少爷,你是少爷,我是

下人,我怎麽能坐着呢,被老爷看见了不把我打死……」

少爷站了起来,一把按住我的肩膀,把我按在椅子上,笑着对我说道,「珍

娘,整个卢府谁不知道我跟你最亲,坐坐而已,我爹都不会怪你的……」

沒错,少爷自小失去了母亲,整个卢府裏就跟我最亲,小时候我一抱他,他

准不哭,而且他小时候就很喜欢摸我的大奶子,说实话,我的奶子在整个卢府裏,

都算是最大的了。可能长期在厨房工作吧,吃得相对好些,营养也比较足,不象

別的丫环,豆芽菜似的,可我一点也不胖,感觉多馀的肉都长在那对大肥奶上了,

不但大,而且还挺,奶子把衣服撑得高高的,走路的时候,一对大奶摇摇晃晃。

卢府裏很多下人都喜欢盯着我的大奶子发愣,因爲老何头缘故,谁也不敢造

次。

沒有儿子的我都把少爷当成自已的儿子,送吃都选好吃的送,他最喜欢吃什

麽我都知道。

这时,少爷笑着对我说道:「珍娘,沒人的时候,我叫你娘好不好……」

「这怎麽可以呢,你是少爷……」

「就这麽说定了……珍娘……你真漂亮……」少爷常常贊我漂亮。

伸手轻轻地摸着肩膀上少爷的脸,笑着说道:「少爷真会取笑珍娘,珍娘都

老了,哪裏还漂亮啊……」

「珍娘哪裏老了,我觉得珍娘比我亲娘还漂亮呢,珍娘,你就做我的娘好不

好嘛……」少爷一边抓着我的手一边撒娇地说道。

我也笑着说道:「好好好……少爷说什麽都好……我听少爷的……」

「珍娘,抱换骏儿好不好……」

我愣了一下,「少爷……」

少爷撒娇着说道:「娘,你都好久沒抱过骏儿了……」

我突然意识到这这孩子又想娘了,他还十五岁,还是个半大孩子,他的母亲

在他小时候去世了,想娘很正常,再说我也很喜欢少爷,自小给他喂奶,一直都

把他当儿子般,于是就答应了。

「骏儿乖,珍娘抱你……」我始终沒有勇气在少爷面前自称「娘」。

我一把把少爷抱在怀裏,少爷的身高只到我的胸部,他象小时候吃奶一样,

分开腿贴在我身上,双手穿过我的腋下,把我一对豪乳整个抱在怀裏,脸靠在我

的奶子上,我一手环抱着他的腰,另一手轻抚着他的后背,象小孩子一样抱着十

五岁的少爷,两「母子」相拥着说些卢府的趣事。

少爷一边跟我说着话,一边隔着衣服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大奶子,我的一双大

奶随着他的小手一下一下地跳动着,我不以爲意,我抱过很多小孩都是这样的,

可能我的奶子太太了吧,我一抱上小孩子就开始摸我的奶,有时甚至把整个头都

埋上我的奶子裏,少爷从小也是我奶大的,我到现在还是把他当作小孩子看,却

沒有留意到他已经长出了喉结,开始变声,已经具有一个男人的特征了。

突然,少爷隔着衣服抓着我的奶头向上一提,笑道问道:「珍娘,你的奶子

怎麽这麽大,裏面有沒有奶水呢」

我的脸「刷」地一下红了,答道:「少爷,只有生了孩子的妇人才有奶水的,

孩子大了就会断奶,我的女儿都十多岁了,早就沒了……」

少爷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个李嫂有奶水,原来是她刚生了孩

子……」他顿了一下说道:「那珍娘你的奶子这麽大,当初是不是有很多奶水」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是啊,当初奶水很多,晴儿(我的女儿)根本吃不完,

后来我又奶了府裏的几个孩子,少爷,小时候也吃过我的奶呢。」

这时少爷涎着脸说道:「珍娘,骏儿很久沒吃过你的奶了,现在给骏儿吃你

的奶好不好」

「少爷你这可不是小孩子了,还吃奶,现在吃奶可是羞死了。」我刚想拒绝,

只见少爷已经不由分说地「刷」地扯开了我胸前的襟衣,我大吃了一惊,由于我

是夜晚来给少爷弄吃的,只穿了一件单衣,连内衣什麽的啥也沒有穿。少爷一扯

之下,我的一对大白奶一下弹了出来,在少爷面前跳动着。

「好大……」少爷一把抓住我的大奶子说道:「珍娘,你的奶子好大……」

说着抓起我的奶头往嘴裏一塞,有滋有味地吸吮起来。

我羞红着脸站起身来,想推开身上的少爷,谁知少爷的力气很大,揪住我的

奶子就不松手,少爷作爲少爷积威的令我不敢出大力气推他,要是少爷摔伤了,

我的相公老何头也保我不住,少爷可是卢老爷的心头肉,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

嘴裏怕化了。

「少爷……不……不要……求……求求你……放开珍娘……」我只能涨红着

脸,轻轻地推着身上的少爷一边苦苦哀求道。

少爷双手一抄,揽住了我的腰肢,一下把我制住动不了了,少爷的嘴还在刁

着我的乳头吮吸一边看着我急得快要哭的脸。说道:「珍娘,骏儿很喜欢你的大

奶子呢,你的奶子这麽大,骏儿想玩,你就给骏儿玩一下嘛……」

「不……不行……少爷……放开我……求求你……」这时我想起了老何头,

一边挣扎着一边哭着对说道:「我不能对不起你何叔……呜呜……放开我……少

爷……呜……呜……呜呜……」

我瞧着一空档……一把推开了少爷。向房门跑出去。我的两只大奶子露出来,

随着我跑的动作一下一下地晃动着……

我的小脚怎麽跑得过少爷刚一拉开门想逃跑,就被少爷的一把从后面抓住

了我的大奶子,向后一拖,把我拉了回来,摔在地上,这一刻我恨自已的奶子怎

麽生得这麽大,跑得慢不说,这麽大的奶子很容易就被少爷拎住。拖了回来。

(二)

这时少爷露出了真面目:「跑呀,怎麽不跑了我让你跑……」我哭着推着

少爷还想逃走,可少爷一句话就让我彻底呆住了……「如果你敢跑……明天我就

告诉我爹,说你进我房间勾引本少爷……」这一下我愣住了,这时我明白胳膊是

拧不过大腿的,一个下人,怎能反抗少爷

想到可能引起的后果,我不寒而粟,我一下就跪了下来,哭着说道:「少爷,

不要……不要这样对珍娘……是珍娘做得不对了……珍娘该死,不应该推少爷…

…」

少爷转过身后慢慢地关上门,淡淡地笑着着我说道:「珍娘,本来我不想爲

难你,其实我只是想玩玩你的大奶子罢了,谁叫你的奶子长得那麽大、那麽好看

呢,每次看见你的大奶子,都让我兴奋,我是少爷你是奴婢,你是卢府的下人,

又是骏儿的奶妈,骏儿喜欢玩你的大奶子,是看得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啊……」

我跪在地上哭着对少爷说道:「少爷……你放过我吧……呜……呜……我都

一把年纪了……再说,我不能对不起你何叔啊……你让我死了吧……呜呜……呜

呜……」

少爷走近来扶起我说道:「珍娘,你先起来……」「我不起来……少爷……

你放过我吧……呜呜……」

这时少爷说道:「珍娘,我玩玩你的奶子而已,不会对不起何叔吧,你的奶

子我从小被我吃过,都不知摸过多少遍了,你也沒怎麽样啊……怎麽现在要玩…

…你就寻死觅活的……」我含着泪擡起头来:「少爷,你……真的……就只是…

…玩玩珍娘的奶子吗」

「当然,我一直把你当娘来看的,我又怎麽会做出对何叔不住的事啊……呵

呵……珍娘……你想多了……」少爷扶起了我说道。

这时我想道,反正奶子从小都被少爷吃也吃过了,摸也摸过了,应该不会对

不起老何吧。只要少爷不乱来,就给他玩玩也不打紧吧。哎……刚才我想到哪裏

去了……只怕少爷不要误会我才好。我红着脸想着。

「好吧……少……爷……就只是摸摸……」我涨红了脸答道。

少爷见我同意了,大喜,「珍娘……我保证只是摸摸……不幹別的……」

这时少爷把我按在墙上,重新抓住了我的大奶子,我现上脸上虽然还挂着泪

痕,可是却不挣扎了,任由少爷在我的奶子上爲所欲爲,少爷玩弄我的奶子极有

技巧,他先是轻轻托起我的奶子,一下一下地揉搓着,我的双奶随着他双手的动

作有规律地运动着,我的奶子太大了,他一只手根本不可能把我的巨乳整个包住,

他一边揉搓着我的双乳,一边不定时地用手指轻轻挑动着我的奶头,用各种不同

的方法玩弄我的奶子,一会儿把两只大奶只往中间一挤,挤出了一条长长的乳沟,

一会儿又把我的奶头揪住向外拉,把我的大奶头拉成长条形状。我的奶头本来就

大,被少爷玩弄得勃起充血,变得更大,红红肿肿着象两只大樱桃,两只大樱桃

被少爷手指一拉……我脸上顿现痛苦之色:「少爷,求求你轻点,这麽弄珍娘,

珍娘吃不消啊。」

少爷捏着我的奶头笑着说道:「珍娘,对不起啊,不小心弄疼了你,我会轻

一些的,珍娘你现在还疼吗骏儿帮你吸一吸就不疼了……」

说完一下用嘴叼起了我的奶头,把整个奶头都含进了他的嘴裏,轻轻地吮吸

着。少爷很有技巧地吸吮着我的奶头,一边吮吸还一边用舌尖轻轻地挑动。

我心想,少爷还是很好的,弄痛了我还给我道歉,在大多数大家族裏,下人

是沒有任何尊严和地位的,作爲少爷又怎麽会将一个下人的感受放在心上想到

这裏,我慢慢地放下了心中的衿持,挺起了一对大奶子,以方便少爷的玩弄。而

我在少爷的玩弄下,脸色象喝醉了酒般潮红,混身无力地靠在墙上,唿吸也慢慢

急促起来,小穴裏甚至流出了淫汁。

「嗯……嗯……少爷……」我无力地扭动,由于身体的兴奋无意识地轻唿着,

就象情人间的呢喃。少爷嘴裏吸着我的奶头,一只手抓住一只奶子,而另一只手

却偷偷地把我的衣服向下扯,不知不觉间,我的肩膊和整个上半身已经完全露了

出来,我却混然不觉,等醒觉时已经晚了,我原本只想露出奶子给少爷玩玩就算

了,可是不成想,少爷竟把我的上衣偷偷地脱到臂弯上,这时少爷一下把我的双

手往后一拉,交叉捏住了,这样的姿势就象双手往后反绑着,已经沒有我挣扎的

馀地,我被少爷完全制住了。而我的衣服已经被少爷揭到了腰间,上半身再沒有

任何的衣物可遮挡,整个上半身暴露在少爷的热切目光下。

我大吃了一惊又挣扎了起来,可被少爷以这种姿势制住,又怎麽能挣扎得脱

呢,我只能祈求少爷刚才答应我的事,只玩玩奶子就算了。

我挣扎着,一对大奶却不由自主地颠动了起来,看得少爷一时失神,差点就

让我挣脱出来,「少爷……你……不要……你刚才答应我的……」

少爷一用力,就把我顶在墙上,令我沒有挣扎的空间,笑嘿嘿地对我说道:

「珍娘,別忘了你刚才也是答应我的,给我玩玩你的大奶子啊,你不是想反悔吧,

骏儿还沒玩够呢……」

「可少爷你怎麽脱了珍娘的衣服……」我红着脸吱唔地说道。少爷笑嘿嘿地

说道:「不脱你的衣服怎麽玩你的奶子呢,珍娘的奶子这麽大,这麽漂亮,当然

要把衣服脱了才好看呀。再说骏儿也沒有把珍娘怎麽着呀。骏儿早说过了,不会

做对不起何叔的事嘛。」

我终于放下心来,对少爷说道:「少爷,只要你不对我做出对不起何叔的事,

你怎麽玩弄珍娘都依你……」

少爷听了大喜,松开了我的双手笑着说道:「就这麽说定了,以后什麽时候

骏儿想玩珍娘的奶子,珍娘你可是要给骏儿玩哦……」我红着脸「嗯……」地点

了点头。少爷又笑着说道,「珍娘真乖,来……亲一下骏儿吧……少爷扬起了小

脸,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少爷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这时少爷脸贴在我的胸口上,一只手重新揉起了我的奶子,「娘……你的奶

子真是太美了,骏儿可是玩一辈子也玩不够呀……嗯……再给骏儿玩一会儿……

玩一会儿就放开你……」

夜深的卢家大院特別安静,只有少爷的房裏还亮着灯光,在昏暗的油灯下,

丰满成熟的妇人正被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以极其羞耻的姿势按在墙上,妇人的上身

赤裸着,上衣已经被揭到了腰间,妇人的一双大肥奶露在外面,被儿子般大的少

年抓在手裏,以能想到的各种方式不断地揉弄,樱桃般大的奶头也被少年含在口

中,吮吸着,挑逗着。少年的身高只到妇人的胸部,他的嘴刚好就凑上了妇人的

奶头位置,妇人涨红着脸,娇喘着,努力地挺着自已的大奶子,迎合着少年各种

羞耻的玩弄……

我回到的房间裏已经夜深了,房间是下人们专用的厢房,老何头早睡了,我

叹了一口气,拿过一条毛巾,打开了胸口的衣襟,轻轻地擦去了少爷留在我奶子

上的唾液,还有被少爷玩弄后我下体流出的淫水,虽然少爷玩了我大半夜,但最

后沒有爲难我,玩够了我的奶子后还是依言放了我,对少爷,我不由得生出了一

些感激。

我擦幹净了身子,走到老何头身边躺下,翻来覆去却怎麽也睡不着,脑裏不

断想着少爷玩弄我的每一个过程、细节,甚至乎表情,都记得清清楚楚,想起来

脸就变得通红发烫,身体也不由自主地産生了一丝兴奋,直到快天亮,我才沈沈

睡去。

过了两天,少爷跟卢府大管事打了招唿,把我从厨房调到少爷房中服侍,从

此以后,我就彻底成爲了少爷的玩物,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少爷想要,就把我拽

进房裏,掀起我的衣服吮奶,我也由最初的抗拒变成了顺从,我也说不清楚这是

一种什麽感觉了,除了是少爷少爷的身份令我不能抗拒外,还生出了一此异样的

感觉,这种感觉令我每次见到少爷时心裏竟充满了期侍,每次去见少爷他都有很

多不同的花样来玩我的奶子,他会拿着一对铃铛挂在我的奶头上,令我摇动着一

双大奶,听着铃铛发了清脆的响声来取乐,他还拿毛笔在我奶子上写了很多我看

不懂的字,说很多羞人的话语,而每次看着少爷玩弄我奶子时英俊的脸宠露出满

足的的笑容时竟然让我有种幸福的感觉。

对于我的丈夫老何头,我说不上爱也说不上恨,我是一个传统的女人,自老

何头受伤后十多年以来,作爲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那种空虚和寂莫不是常人能

忍受的,可即使如此,十多年来我都沒有越过雷池半步,对于少爷,我的感情却

是更加复杂,他是我从小奶大的孩子,也算是半个儿子,但同时,他又是我的少

爷,是我的天,我的地,另一方面,他又是我的情人,是我的小冤家,每次他变

着花样玩弄完我的身子后,回到房间脱下厚裙就能看见裤子裏湿了一大片,但无

论如何,对于贞节我还是看得很重的,在我看来,失节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失

节就是淫娃,就是荡妇,失节就会成爲千人骑,万人压的婊子。所以无论少爷如

何作贱我的身子,我都死守着最后的防缐,甯愿过后偷偷跑到厨房拿黄瓜来洩火,

可少爷正是抓住我这个弱点,用切香肠的方法,一点一点地撕裂着我的防缐。

上一篇:诡男15完 下一篇:好朋友的辣妈0103完